沈一擎:公益,应是公众为公之益

2016-5-4 14:1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457| 评论: 0

摘要: 谈到公益,我们首先想到的会是什么呢?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不是非营利组织,志愿者,或者社区活动,而是富人所进行的高额捐赠。比如,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宣布捐出自己99%财产的消息在国内引起了各方关注。我 ...

谈到公益,我们首先想到的会是什么呢?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不是非营利组织,志愿者,或者社区活动,而是富人所进行的高额捐赠。比如,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宣布捐出自己99%财产的消息在国内引起了各方关注。我们能看到一个很明显的倾向,那就是,很多人对公益的理解还停留在“益”的层面上,而尚未达到“公”的境界。讽刺的是,富人的捐赠总能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却无法让更多人加入到公益的事业里来。


  2015年版世界慈善公益指数(World Giving Index)中,中国的志愿者指数在参加调查的145个国家中位列第126名,捐赠指数则是107名。这对于一个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家来说是一个令人遗憾的结果。显然,一般人对公益的冷漠已然成为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之一。


  说到个人公益参与的问题,日本的红羽毛共同募金是一个值得我们借鉴的案例。


  红羽毛共同募金,是日本战后混乱时期为了填补政府资金不足而由民间发起的临时募捐机构。当时的日本社会,不但失去了大量劳动力,同时也产生了数量惊人的战争贫民。在美军占领时期,美军总司令部并不对日本贫民进行任何形式的支援,并且要求日本政府负担其全额驻留经费。理所当然,日本政府就被夹在社会重建和美军的巨额开销之间。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为贫民拨出预算可谓是天方夜谭。当时解决这个问题的,便是红羽毛共同募金。


  当时日本民间的自治团体和各种相关组织人员纷纷在胸前佩戴上红色的羽毛,在车站、商业街日以继夜地募集捐款,为改善贫民的生活做出了巨大贡献。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活跃,当时的日本社会才不至于落到饿殍遍野的下场。


  随着美国占领期的结束,红羽毛募金虽已达成其初衷,但并没有就此退出历史舞台。


  今年是红羽毛共同募金成立七十周年,这个在日本资格最老的公益募金并没有随着时代的更迭而风化,反而在每个时代里都承担着自己的责任。七十年的岁月里,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和福利政策的完善,需要为支援贫民而募捐的情况不再发生,红羽毛募金没有原地踏步,而是开始涉足新的领域。


  在人口老龄化和地方城镇人口稀少化日益严重的日本社会,他们积极地投身到地方城镇的市民活动中,在为孤寡老人、残障者服务的事业上有了巨大成就。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他们也曾活跃于一线。从2011年震灾发生到今年,仅灾区救援的支援募金,便高达41亿4993万日元。


  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虽然红羽毛募金是受到政府认可的募金项目,但其操作完全由地方的自治团体、居民和学生等一般民众所承担。他们虽然都是普通人,但都怀着一颗对地区的公益之心而无偿地行动着。七十年来,红羽毛募金的内容虽已变化,但其“自发参加,为公而益”的本质,到今天都还保留着。如果被问到什么是真正的市民社会公益,那么红羽毛共同募金会是一个接近正确的答案。


  近现代市民社会相对于各种老旧社会形态最大的优势,便在于市民在社会建设中扮演相应的角色,并以自身的行动和思考参加到社会建设和完善的过程中去。所谓公益,既是公众所受之益,亦是公众所为之益。一个富人逃避承担社会责任的社会固然可悲,但一个只有富人在承担社会责任的社会,又何尝不是残缺而落后的呢?红羽毛共同募金“人人参与,为公为民”的姿态,值得我们深思。


  沈一擎,日本大阪大学人类科学研究科共生社会学博士研究生

  来源:慈讯网